<acronym id='7dzed'><em id='7dzed'></em><td id='7dzed'><div id='7dzed'></div></td></acronym><address id='7dzed'><big id='7dzed'><big id='7dzed'></big><legend id='7dzed'></legend></big></address>

    <code id='7dzed'><strong id='7dzed'></strong></code>

      <dl id='7dzed'></dl>

      <ins id='7dzed'></ins>

      1. <span id='7dzed'></span>
        <fieldset id='7dzed'></fieldset>

        1. <i id='7dzed'></i>
        2. <tr id='7dzed'><strong id='7dzed'></strong><small id='7dzed'></small><button id='7dzed'></button><li id='7dzed'><noscript id='7dzed'><big id='7dzed'></big><dt id='7dzed'></dt></noscript></li></tr><ol id='7dzed'><table id='7dzed'><blockquote id='7dzed'><tbody id='7dze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dzed'></u><kbd id='7dzed'><kbd id='7dzed'></kbd></kbd>
        3. <i id='7dzed'><div id='7dzed'><ins id='7dzed'></ins></div></i>

          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③|人兽冲突升级待解事前预防迫在眉睫

          • 时间:
          • 浏览:27525

            凌晨两点左右  ,才仁多杰突然中断了和来客的聊天  ,抓着铁钳就冲了出去 。就在刚刚 ,固定帐篷的绳子忽地抖了一下——被绳子系着的小羊不知为何受到了惊吓  。他担心棕熊又来了 ,帐篷附近还有几十只牛羊  。

            家里的男丁和来客也闻讯出来 ,所有人借着手电的光搜寻着 。“是头年轻的熊  ,刚才过了河 ,绿眼睛  ,”才仁多杰指着远处 ,许多人看到了模糊的绿点  ,位置距离帐篷约100多米 。不知过了多久  ,绿点走远了 ,所有人都回去睡觉了  ,才仁多杰却在帐篷里坐下来继续等  。

            这不是才仁多杰今年第一次碰到棕熊了  。今年夏天  ,一头好奇的棕熊进入他家  ,砸坏了门窗、床和茶几  ,全家损失近两万元  。

            红外相机拍摄到的棕熊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近年来频繁闯入牧民的房子、袭击牲畜甚至攻击人类  。 治多县森林公安局 供图  。此外  ,熊、狼和雪豹还会掠食牧民的牛羊  。这些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造成的损害  ,近年来不断加剧  。

            这里是青海省玉树州治多县索加乡  ,位于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长江源园区  。最新研究显示 ,试点所涉及的玉树治多、曲麻莱、杂多三县均为全省人兽冲突最严重的地区  。在国家公园试点要求最大程度“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的背景下  ,若要让世居于此的牧民保护和善待野生动物  ,也必须努力寻找使牧民安居、受损财产获得回报的有效方式 ,才能将日益激烈的人兽冲突导向人与自然的和谐 ,而非以暴制暴  。

            他今年才31岁  ,平日里梳着整齐的二八分  ,穿时尚的皮衣和牛仔裤  。撩起后背的衣服时 ,澎湃新闻还能看到他皮肤上附着的数条暗红色的细长疤痕  。

            那是2002年的一个清晨  ,大雾天  ,15岁的扎西达瓦和弟弟边说笑边赶着牛往山上走 ,突然传来了棕熊的声音  。

            “熊会吃人吗  ?”没见过熊的扎西达瓦问弟弟  ,两人都开始狂奔  ,但扎西达瓦被一只熊掌摁倒在地  。他感觉到熊踩在了自己背上  ,钻心地痛  ,尝试着挣扎了一下 ,没想到熊立马压得更紧  。不一会儿 ,他感到自己被熊抓着肩拎了起来  ,“今天我真的完了 。”

            9月上旬 ,扎西达瓦一家仍在夏季草场放牧  ,白色帐篷是他们的住所  ,他们的冬窝子今年夏天被熊闯入  ,无法继续居住  。孙鹏程 图

            “棕熊破坏我们的房子和家具 ,狼主要吃牛羊  ,去年和前年25只羊被吃掉了 ,雪豹也来吃了5头小牛  ,没办法再让它们那样吃了  ,” 扎西达瓦说  ,“冬窝子被棕熊破坏不止我一家 ,家家都这样  。冬天我们住着  ,夏天那就是它的房子  。”

            三江源的牧民通常采用冬夏两季转场轮牧的方式  ,让草原获得休养  ,便于牛羊在不同季节都能获得充足的牧草  。

            牧民冬天住在定居点(俗称“冬窝子”) ,牛羊也在附近放养;夏天则迁往水草更丰茂的地区 ,住在帐篷里  。

            据长江源园区治多管理处森林公安局局长格才仁介绍 ,人兽冲突在牧区一直都存在  ,主要肇事肉食动物为熊、狼和雪豹(前两者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后者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但自2002年以来  ,冲突越来越明显  ,2012年前后  ,该问题逐渐受到更广泛的关注  ,“现在是很迫切的问题” 。

            格才仁说  ,每年的报案数字都在翻倍增长  ,治多县2015年开始落实补偿政策  ,当年有150多起  ,补偿金额70多万;2016年有800多起  ,补偿金额340多万;2017年1800多起 ,补偿金额达到909万  。这还不包括边缘地区来不及报案和没报案的  。

            中国计量大合青海林业厅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 ,2012-2015年期间 ,玉树州的治多、曲麻莱和杂多县(三者大部地区位于国家公园内)是青海省全境人兽冲突最严重的地区  ,但棕熊冬眠期的2月及11月也发生过冲突案例 。

            研究还记录了3起熊致人死亡案件:熊进入牧民库房寻找食物  ,牧民查看时与其遭遇;牧民到山中寻找家畜时  ,将卧息的熊当做牦牛驱赶;居住地没有手机信号  ,牧民到山顶打电话时与熊遭遇 。

            即便人兽冲突带来越来越多的困扰 ,扎西达瓦仍没想过进城  ,“主要就靠牛羊生活  ,到县城没有生活来源 ,会过不下去  。” 他说道 。

            一次  ,一只熊从乡道上爬进他家的围墙 ,跳进储物室  ,又拍开客厅和卧室的门 ,把冰箱砸成了废铁 ,扔进院子 。一周后 ,他们仍未维修被破坏的家具——怕熊再来  。

            如今 ,夏季住帐篷期间  ,阿宝的儿子们每天都会到冬窝子检查是否有熊闯入  ,而且只敢在白天  ,因为“晚上熊会扒房子”  。

            阿宝不清楚野生动物屡屡骚扰并袭击人类的准确原因 ,但他认为  ,这与不断增加的野生动物  ,以及人类不被允许捕杀这些动物有关  。

            他提及的变化  ,来自于一系列的政策背景:上世纪80年代末 ,野生动物保出台;90年代末  ,管理法开始施行  ,对牧民们的进行收缴;随后  ,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工程以及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一期、二期工程陆续实施  ,人们的保护意识也随之不断提高  。2016年国家公园试点启动 ,强调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  。

            2018年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副研究员刘芳等一众专家在治多县开展人熊冲突的研究  。

            研究者们了解到 ,被禁使棕熊意识到人类不再对其构成威胁  ,从而导致棕熊不再怕人  ,开始进入牧民的冬窝子寻找食物 。所有造熊冲突的潜在驱动因素(包括毒死棕熊的食物鼠兔、没收、修建冬季房屋以及增加放牧强度)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出现 ,因此很难确定哪一个是人熊冲突的真正驱动因素  。

            有关冬窝子的食物  ,上述中国计量大合青海林业厅的调查给出了相似的结论 ,青海省93%的棕熊进入牧民的家  ,会优先选择储存粮食和杂物的库房  ,将高能量的食用糖、食用油、酥油、面粉和青稞混合食用 。

            而之所以肉食动物会争夺人类的食物  ,临近三江源试点的羌塘自然保护区的一份2010年研究提供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在全国牧区施行的草场承包责任制背景下 ,牧民的生产活动不断向无人区域推进  ,牧民开始在自家草场上驱赶野生动物  ,对它们的容忍度下降  。此外  ,大量用来屯草、退牧还草甚至划界的围栏工程  ,切断了大量野生有蹄类动物的水路、草路以及迁徙通道 ,同样使肉食动物的食物来源受到阻断  。

            防熊屏障围栏  ,高约2米  ,顶部有尖锐的刺丝  。多名牧民指出围栏不够结实  ,熊仍然可以将其破坏 ,拍摄于治多县索加乡  。张新燕 图

            “同其他国家比较 ,我国缺乏人兽冲突相关的基础研究  ,尤其是严格的定量研究  ,对于造成损失的野生动物生态习性和活动规律  ,以及造成经济损失的数量都不清楚 ,更谈不上对冲突机制的深